李茂裕:我的水产我的梦 我和罗非鱼不得不说的

日期:2020-02-07编辑作者:供求信息

      回想我涉足水产的时候,正是罗非鱼种苗变革的时候。那时候家里还养殖罗非鱼而已。罗非鱼一直给我一种不死鸟的印象,想要赚钱就基本是控制养殖成本和抓好时机出鱼。那时是吉富罗非鱼开始的时期也是链球菌开始的时期。

2002年。那时候的罗非鱼的生长速度让我们感到惊奇,相对传统的奥尼来说实在是太厉害了。那时候出现病害也很好治,消个毒或喂些抗生素就基本没事了。我那时候虽然还在读书,不过已经在做家里的养殖参谋了。基本了解罗非鱼养殖的情况,感觉只要控制好养殖成本和好时机出鱼时机,罗非鱼养殖还是挺有发展前途的。

2006年底,我已经读大学了。罗非鱼已经发展成吉富火热的阶段,病害也是随着严重起来。养殖户们对这新品种还没有了解和适应,感觉手足无措。我也看到这吉富鱼的前景也发现了这鱼苗的商机。我策划了让我做鱼苗的老爸去代理罗非鱼苗销售。个大养殖户对初初火爆的吉富牌子都有些心有余悸,都在寻找替代的牌子,替代的质量。要长得快的也要好养的。就这样,我踏上了去寻找在具备传统抵抗力强和流行生长速度快品质的罗非苗,哪怕是折中效果的品种。就这么,我又踏进了罗非苗的行当。

2009年头。经历了吉富罗非鱼几年的养殖,很多养殖户也知道这鱼的脾性了。有了些应对策略。这条鱼也在2008年头冻灾后的大好行情下火了起来。大量游离资金涌进罗非鱼养殖。冻灾后的大好行情取代了养殖户们对病害猖獗的关注。没想到的是链球菌正酝酿着大爆发。那一年我正好回来搞了个兽药店。传统的罗非鱼是不死鸟,那时候基本不分吉富还是奥尼,都是个提心吊胆的品种。养殖户们对养殖虽然有些适应了,但对用药控制病害还是很陌生。毕竟这鱼过去基本算是不需要用药的。调节水质基本就是换水和下漂白粉或石灰,就不用提用活菌调节水质了。那时候他们有纳闷为什么现在的实质那么容易坏。因为局限见识,他们一般都认为是立体养殖的粪便惹的祸。只有少量的精明的养殖户抓起那越来越黑的饲料沉思。

那时候水产服务还没有现在那么普及。我作为算是第一个扫荡养殖区的卖药佬虽然不断地面对技术挑战,不过都过关斩将。那一年的链球菌虽然大爆发,不过也是药物能控制的。那一年病害后,潮流观点说是立体养殖惹的祸。水质太坏了,污染严重,让这鱼受不了了。

2010年.经历过2009年的链球菌爆发后,大家心有余悸也还是得继续。调节水质是这年的重头戏。因为上年的总结认为是水的问题。可是还是打破他们的预料。2010年的灾害来得更猛一些。那些认为是安全的精养塘也多数遭殃。倒还是那些熬粪的塘没那么严重。这让他们迷茫了。悲哀的是病菌的耐药性变得很强。2009年管用的药到2010年不管用了。而且很多药都不管用了。那时候谈菌色变啊。而且用药还有诱发更厉害死亡的情况。这新新的病害挑战者涉业者的每条神经。不过病害对产能的搓败让价格挺好。这让罗非鱼价格一直飙升到接近冻灾后的价格。这让很多从业者的养殖热情依然高涨。我也给诱惑了。我在2011年也进入了养殖群体。

2011年养殖罗非鱼投产不久,罗非鱼价格就跳楼了。我郁闷,这不是我学得供求关系能解释的。我还太嫩,隔行如隔山啊。这流通领域有太多不能说的秘密了。就像我知道苗和药的行业里的秘密一样。低价加病害风险,让我那年是绝对的失败。历史上没说过罗非鱼难卖的,那年年底居然有养殖户求鱼中要任务的。价格啊,一低再低,还是难卖。若说利润和风险成正比,估计这行业还不算是悲催。不过,那年罗非鱼真的是悲催了。病害一年比一年难搞,更甚至说没法搞或不值得搞,就卖鱼算了。越搞就越亏。都有不少养殖户就让它死算了。那时这鱼已经贱到不值得救了。这真的是悲哀。

2012年。我重新承包了一组鱼塘。在这么低迷的行情下,我还扩张养殖面值让很多人不懂。更有亲人朋友劝我退出养殖。我知道这路不好走,不过我认为正是人退我进的时候。经历过三年水产一线服务经验和亲身养殖体验,我明确回避养殖风险的方向。时下流行的混养和调节水质还有立体养殖降低成本是条出路的,而且我还有我的应对方法。这一年,养殖户们在保守地熬过去。我也在熬过去后腾飞。这新一组水面是复合投资的组合,各种特性让我有多方向发展得潜能。无论是罗非鱼市场的低迷继续还是回暖,我都可以在这组合里灵活切变。而且,这组合潜伏着更高水产养殖利润空间,这真实我实现我的水产梦想的基石。

曾经的年少无知的我认为只要技术过关了,默默耕耘是可以有所收获的。那时我就期盼着踏踏实实做好技术学习就可以实现我的农庄梦想。当我真正进入养殖阶段时,我才切身领悟到“行业的潜规则太多”。冷枪不知不觉中结束可很多人的梦想。我有幸在冷枪下存活,得庆幸我好学的本性让我涉及这罗非鱼产业几个重要环节和渗透了解那些还没有进去的环节的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这让我回避很多危机。我这特立独行的多变战术,有人形容我是练“独孤九剑”的。我这作风若用武侠的语言来说也确实是“独孤九剑”。不过熟悉金庸武侠的人都知道最后的武林高手都是气宗的。剑宗和气宗,十年功力是剑宗胜,二十年功力是平手,三十年功力就是气宗胜了。我现在年青,以剑宗起家,不过求的是拥有深厚内力的气宗。这水产养殖就得方向明确,态度坚定,随机应变。

现在困扰着广大水产养殖户的估计还是成鱼销售和病害防控两大问题。说是我的梦,不如说是我的期盼。我希望以后国家能取消罗非鱼出口退税和广设水产实验室。这罗非鱼出口退税我认为已经畸形发育成一些人盗取国库的门路了。在这行业里很多人都知道,很多加工厂拼死低价抢订单的其实不怎么赚钱。他们拼死赚的不是说的那些下脚料,而是出口退税。这退税的比例之大,够他们拼死去抢啊。甚至有些加工厂是空壳公司的,就是一个骗国家钱的门面。这个退税本想扶持中国企业强大走出去,没想到成了腐败的温床,打压行内对手的恶性手段。这让内斗挫败了中国罗非鱼加工企业整体的国际竞争实力。不是理论,看效果啊。这么多年了,中国的罗非鱼加工厂在国际上很被动很弱小。这也让中国罗非鱼加工厂处于一种赚点毛利的世界工厂的地位。所以我感觉应该撤了这颓废的温床。罗非鱼病害在生产一线没法做药敏之类的检验,让很多养殖户错过救治机会或走错治疗方向。养殖户的养殖失败也是对国家的一种伤害。高校有技术有人才没资金,政府有钱去搞出口退税却搞得一塌糊涂。不如把项目资金挪到病害防控上。广设水产实验室,不仅能解决养殖户的需要,也能怎么高校的学研途径培养更多高技术人才。

我的水产我的梦,我有我自己的梦,也有行业的梦。我的力量很渺小,不能改变行业,我只能在混沌中学着适应中求发展,去开辟一个外围危机四伏内部强劲的小天地。但愿有那么的一天,我不用如履薄冰地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作者:李茂裕)
 

本文由养鱼大亨_专业水产饲养技术,灾病防治_富农虾蟹鱼网发布于供求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李茂裕:我的水产我的梦 我和罗非鱼不得不说的

关键词: 供求信息

水产好吃却难养,江阴市农林局水产技术指导站

连心富民、联企强市大走访活动中,江阴市农林局水产技术指导站联系点是临港街道和璜土镇,走访对象主要面向辖...

详细>>

山东日照市将南美白对虾作为渔业结构调整主导

南美白对虾是当今世界养殖产量最高的三大虾类之一,因具有养殖周期短、产量高、效益好,适合高密度养殖等特点...

详细>>

广东中山:越冬对虾养殖面积4万亩

进入11月,冬季即将来临,中山越冬水产养殖面积最大的南美白对虾已经全面放养。市海洋渔业局介绍,今年全市越冬养虾...

详细>>

湖南长沙开展夜间水产品批发市场专项执法行动

据湖南省市场监管局消息,10月21日凌晨一点,长沙市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分两组对马王堆海鲜水产批发市场、水渡河...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