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奥尼罗非鱼泰斗江山

日期:2020-02-02编辑作者:供求信息

  src= 
  文/吴群凤
2月,奥尼罗非鱼泰斗江山去世了,这是在农历春节前夕的事。作为行业新闻人,竟在2月底才得知这一消息,且关于这位奥尼罗非鱼之父的报道寥寥几篇,让笔者深感痛心。于是,本刊通过江山亲属、同事获悉他的为人与故事,从广州市水产研究所提供的资料来了解他的往事,虽也只是只言片语,但希望能够借此纪念下这位对罗非鱼行业有过深远贡献的老人。在此,笔者将大家对先生的缅怀化为文字,让业内的每一个人记住这位对水产界有重要贡献的老前辈,并衷心地说一句:江老,您一路走好!
 
2012年1月8日12时40分,在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一场没有预期的离别,奥尼罗非鱼泰斗江山因病医治无效告别世人,享年83岁。一位水产巨匠的离去,无疑是水产界的一大损失。我们在惋惜之余,也开始思考:除了奥尼罗非鱼,这位一生在低调中度过的老人,还给我们留下什么?是他的低调、他的执着还是他的认真?而他生前的故事,我们又知道多少?为此,本文希望通过讲述江老不同年龄阶段的故事,带您走近江山,了解江山。
 
舞勺之年·江山的少年梦
 
江山,原名莫济良,也叫莫世孚,于1928年8月在古老细小的新会县城里出生,是家里最小的孩子。
 
母亲是一位医药工作者,收入不错,除了支付日常生活开支,还可以购置一些田地,出租给农民。这样,渐渐地成了一个小地主。而父亲则为小学教师兼小商人,因为受到清朝举人祖父的影响,以及自己几十年社会经验和从基督教圣经中得到了一套度世方法,所以父亲常教育江山:“要生活得好,就要有实际的技术;要被人尊重,而不要开罪任何人。”
 
读小学时,王云五等学者的成名给江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当时的江山还不明朗自己的梦想究竟是什么。直到读初中,因为成绩从未落第二名,身边的同学又常常向他请教问题,所以江山感到很自豪,并开始想成为像王云五那样的学者。于是,江山决定向那些成名的学者看齐,整天埋首在书籍的海洋里,渴望将来长大成人后,能够像他们一样名利双收。
 
然而这样的刻苦并没有维持很久。上了高一的江山,因学校学风问题,养成了散漫的作风以及追求物质上的享受,导致成绩一落千丈。即使次年,江山转到一间素以严谨著称的教会学校——佛山华英中学,其成绩也一直无法提高,这让他产生了自卑的心理,自卑得连作家梦想也破灭了,只希望做个医生,安稳地过一些美好的生活。
 
这就是年少气盛的江山。年少气盛,是每个人成长的必经之路,伟人也不例外,因为伟人也是人。而最终能成为伟人的人,除了自身的能力非凡外,还因为他懂得反思自我,总结自我。江山也一样,在自我批评中成长,在自我反思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
 
壮志之年·江山的革命路与水产缘
 
处于新旧社会交替年代的江山,对政治的认识无可避免地经历了糊涂、懵懂、了解以及认清的阶段。能让江山对当时政治形势有一定认知的,是得益于他的教会学校对学生政治教育,以及提供开放自由的阅读空间;能让江山修正自己对革命认知的误区的,是得益于他与已经加入革命队伍的姐姐的交流,以及他所阅读过的革命刊物;让江山能够荣幸加入中国革命队伍的,是得益于他人的引荐,认识了在地下工作的同志。
 
1948年,高中毕业后的江山投身于革命事业,而他这个众所周知的名字“江山”也是那时代的产物。1949年4月,已经加入粤中新高鹤游击区的“贺兰山”游击队的江山通过别人的介绍,加入了“粤中人民解放大同盟”。“解盟”小组成立之前,每个人须填表为自己取代号名,当时莫济良便以“江山”为代号填表参加的“解盟”。
 
小组成立后,江山以小学教员的公开身份作掩护来从事革命活动,与小组成员在校制作传单、刻蜡板、油印“五星红旗制作图样”、《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等文件和传单,还排练和公演革命歌曲,直至新会县解放。解放后,江山在部队担任宣传员和文化教员,直到1955年4月为止。在此期间,江山还立过一次三等功。
 
离开部队后,27岁的江山来到了广东省水产供销公司海南分公司参加工作。虽然之前没有学习过系统的水产知识,对水产可谓是一片空白,但江山并不气馁,虚心求学,任劳任怨,认真负责地做好自己的工作。
 
正因为江山有革命者般吃苦耐劳、沉着冷静、谦虚低调的品质,让他从一名广东省水产供销公司海南分公司的秘书组长成为海南水产研究所科研人员,甚至在1982年,经中共广州市人民政府财贸办公室党组职务委员会评定,广州市水产总公司职称改革办公室核准,江山被授予淡水养殖工程师职务任职资格。
 
从一位丝毫没有水产基础的人到一位水产的专家,背后隐藏了多少艰辛和汗水,虽然旁人无法感同身受,但江山那“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精神却足以值得后人敬佩与学习。
 
垂暮之年·江山的事业巅峰期
 
1976年,在广州市科学研究所工作的江山因机缘巧合,在研究所资料库里发现了一些来自以色列的关于尼罗罗非鱼和奥利亚罗非鱼的杂交试验的资料。而当时已引进中国20年的罗非鱼依然存在着生长速度缓慢、经济效益低等问题,严重制约了罗非鱼发展。根据这条线索,江山在研究所申报了杂交育种的课题,放弃了单纯研究尼罗罗非鱼的旧思路。 
 
1980年5月,江山委托朋友引进了奥利亚罗非鱼,经过三四年的杂交摸索,在1984年,以江山为首的团队成功获得性状稳定的后代——奥尼罗非鱼,以及一套成熟的杂交技术,即鱼苗的雄性率达到90%,养殖效果明显,解决了困扰罗非鱼二十多年的问题——雄性率徘徊在50%。为此,江山荣获农牧渔业部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其研究成果被国家科委认定为国家级成果。
 
1986年,因广州研究所的土地面积有限,不能大量生产奥尼罗非鱼苗,江山遂与其他水产单位合作,加大了奥尼鱼苗的生产。有了一定的产量后,江山率领同事四处推广奥尼罗非鱼,而且在广东各地取得了不错的试养效果,市场反响十分好。
 
1992年,已经64岁的江山决定自立门户,与友人合资,在佛山高明办起了罗非鱼苗场,开始了奥尼罗非鱼苗的产业化推广,而这条杂交鱼苗也逐渐成为行业公认的优质种苗,被行业人称赞为“江山苗”。
 
即使多年来,不断受到土地征用、水源污染、产量不高等问题的困扰,以及高产量的吉富罗非鱼苗的冲击,江山苗的品质依然如故,这背后的最大功臣非高要求、高标准的江山莫属——他以近乎偏执的态度把守着苗种质量这一关口。
 
哪怕江山鱼的产量少,哪怕是股份制,还是追求利润的苗场,哪怕自己已经是耄耋之年,江山依然坚持下鱼塘,亲自挑选亲本,还要求亲苗一定要符合他的育种标准,要求收入的10%-15%须用于支持选育工作,要求不合格的鱼苗必须淘汰掉。
 
江山为这条杂交鱼所付出的汗水,在他自己看来,只是尽微薄之力。因为自己觉得“做出这条杂交鱼,只是给农民提供了一些好的实用的东西罢了。”
 
江山的成就,在外人眼里算是大器晚成。因为在众人眼中,“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而不是像江山这样,在知天命之年依然壮心不已。虽然有些让人惊讶,但又在情理之中,因为江山的根基经过多年的磨砺和捶打,已成为一个闪亮的金子,只需一个时机,便展露光芒。
 
江山除了对鱼苗品质有要求之外,还有对奥尼罗非鱼孜孜不倦的追求,做到善始善终。尽管这在外人看来是如此不现实。一个讲究经济效益的社会,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还有谁愿意始终守住这朵昨日黄花,而不顾周围的芬芳。但是在江山的眼里,这朵黄花,就是他施展才华的舞台,就是他生命的全部,正如汪国《热爱生命》中写道: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斯人已逝,风范长存——一位曾多次采访过江山的行业人的回忆
 
2005年,在第一次采访江老前,我对他的了解并不多,只是听同事说他是国内较早选育并成功推广奥尼罗非鱼的人,那时罗非鱼的主要养殖品种还是奥尼。采访后我是比较佩服他的,一位无水产专业背景的人,却成功选育并推广了一个好的养殖品种,还有他对奥尼罗非鱼的执着追求,对育种品质的重视,实在让人钦佩。
 
但那时我对他的行业地位与贡献的认识还是不深的,而在之后几年的采访工作中发现,凡认识江山的水产人,无论是曾经一起共事的人还是竞争苗场甚至关系不佳的行业人,都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江山苗生长快(相比大部分也是做奥尼的苗场而言)、雄性率高,或者说江山很看重鱼苗品质,认真负责等等赞美的话;当然,也有认为他苗太贵、为人固执之类的评价。
 
而“江山苗”,一个以个人名字来命名鱼苗的品牌,在罗非鱼苗行业是少有的,这可能因为江老的苗场没有刻意搞商标、品牌,更因为行业人对江老的为人和他生产的奥尼苗品质的认可。我曾听江老本人以及几位行业人说,有不少人曾想和江老合作做鱼苗或者购买奥尼亲本却遭江老的拒绝,因为他担心别人对育种急功近利而不注重鱼苗的品质。
 
随着和江老接触更多,以及对国内罗非鱼产业发展历程有更多了解,我越来越认识到他对我国罗非鱼产业的贡献,也更加佩服他那种注重品质的执着精神和他对奥尼罗非鱼苗的热爱之情。要知道,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大陆的罗非鱼养殖品种生长缓慢、雄性率低,无论是内销还是出口都不成气候。而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随着我国加工出口业的发展、台湾罗非鱼产业往大陆的转移,以及雄性率高、生长快的奥尼罗非鱼得到全面、大规模的养殖,推动了我国罗非鱼产业迅猛发展。较早选育并推广奥尼的江山等前辈对行业的贡献功不可没,即使后来生长更快的吉富罗非鱼占据了奥尼的主导地位,也不能遮盖他们的历史贡献。
 
2008年后,吉富由于生长快而被大规模养殖,而做奥尼的苗场因为产量低、成本高,大多数转做吉富罗非鱼苗。即便如此,江老却说,他会一直坚持做奥尼,做好的奥尼。一方面是因为他对奥尼鱼苗有着深厚的感情,另一方面他认为奥尼苗病害相对少、耐寒,还是有养殖价值。作为旁人的我从商业利润的角度看,觉得做奥尼苗、养奥尼未必是最好的选择,但我依然很佩服江老的这种坚持,也认同他对奥尼养殖价值的看法。
 
江老淡泊名利、低调做人,孜孜不倦搞选育、搞生产,也不怎么接受媒体采访或对苗种搞广告、搞宣传。在这几年随着吉富的全面推广,或许已经有很多人对江老和江山苗没多少印象了,但江老对行业的历史贡献、对技术和质量的看重,都是值得我们后辈敬佩的。 
 
近年来80高龄的江老虽然体弱多病,但还是坚持参与选育和生产,也一直惦记着他的奥尼谁来接手,惦记着他选育技术谁来传承。然而现在,他匆匆地走了,留下他的遗憾、他对行业的奉献。
 
斯人已逝,风范长存。
 
先生之风,高山江长
 
江山,轻轻地走了,正如当年的他,轻轻地来。他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任何名利,但他的身影,却深深地留在了每个人心中。
 
台山市海洋与渔业局张文胜工程师:他从头到尾对鱼苗感兴趣,做事很认真。
 
在高明时,江山和他的搭档谭元聪分开做鱼苗后,谭元聪在台山开了个罗非鱼苗场,我就在那认识谭元聪,经过谭元聪认识江山的。
 
现在很多鱼苗场为了提高罗非鱼的雄性率,会对罗非鱼水花投喂药物,而江山的鱼苗不同,他的鱼苗是通过杂交变成雄性鱼(即YY鱼),雄性率达到97%~98%。他的鱼苗为杂交奥尼罗非鱼苗。
 
他做事态度认真、严谨、科学,所有罗非鱼亲本都由他亲自一条一条、一级一级筛选培育的,他培育出来的杂交奥尼罗非鱼苗具有雄性率高、性状稳定、生长快、抗病力强、产量高、耗料少、耐寒、易起捕等优点。90年代,他繁育的杂交奥尼罗非鱼名声在外,鱼苗畅销省内外,供不应求。
 
江山话很少,所以我对他的经历和故事不是很了解,他从头到尾对鱼苗感兴趣,做事很认真。虽然他人老了,但他的刻苦钻研精神、爱一行专一行的敬业精神值得我们学习,他对南方,对广东来说,在罗非鱼养殖业的贡献很大,可以说他是我省杂交奥尼罗非鱼的创始人,对罗非鱼的发展有着奠基的作用。
 
海南新吉水产科技有限公司何学军博士: 江山是奥尼品种的先驱,为人很好。
 
江山是奥尼品种的先驱,为人很好,可惜技术没有传承下来,虽然也带了一些弟子,但没有一个人能真正传承他的技术。2008年曾找过他,聊过合作的事情,不过他不想走太远,只想留在广州附近。据说在广州周边找场地做鱼苗是他一直的愿望。他在新会的苗场土壤有点偏酸,不太好做苗,再加上年纪大,独自一人做,每年大概3千万鱼花。尽管苗场的效益不是很好,每年都有亏损,但他还是一直坚守着鱼苗的质量,这种精神是让人敬佩的。
 
广东省水产养殖技术推广总站开平分站前站长肖世春:他是个正直的人。
 
江山是离休干部,是个老革命,战斗要战到死为止,生前说自己要做到死的。他是个正直的人,不贪私利,讲信用,不惧强权,有高官求他要苗,他说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
 
茂南三高渔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李瑞伟:说他的固执也是技术人员的一种体现。
 
江山在水产界评价不错,为人谦虚,对罗非鱼情有独钟,是一个做一行爱一行的人。外界人评价他是低调、勤劳、不善言辞的人,我觉得做技术的人都是这样的,说他固执也是技术人员的一种体现。
 
结语
 
听完每个采访人对江老点滴回忆,离不开对江老为人敬佩,也少不了对江山苗的称赞。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江老以及他那杂交鱼在行业人的心中地位之高,他用自己的努力与执着赢得了大家的尊重与认可,也赢得了无悔的人生。
 
如何才算赢,是建功立业?还是孝廉贤达?亦或是名利兼顾?这要见仁见智,有人想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有人想天子呼来不上船,仰天大笑出门去;有的人却想敌国巨富无所匹。
 
究竟怎样才算是真正的“赢家”?其实这没有标准答案,不过,我们可以从江老身上找到一些提示。一个甘于无闻、甘于奉献而不求回报、为人正直如刚、做事坚持不懈,从一而终的人,才能得到大家敬重,成为真正的大赢家。
本文由《当代水产》杂志社授权中国水产养殖网转载。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授权,擅自转载此文引起的法律纠纷,责任自负。
 

本文由养鱼大亨_专业水产饲养技术,灾病防治_富农虾蟹鱼网发布于供求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解读·奥尼罗非鱼泰斗江山

关键词: 供求信息

云南临沧市临翔区罗非鱼等水产优良品种引进示

src= src= src= 优良品种是提高养殖产量和效益的关键,对调整结构,丰富市场有重要意义,为此云南临沧市临翔区把引...

详细>>

2017年广东广州水产品产量出现下滑

2017年广州市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昨日公布,公报显示,广州全年水产品产量47.16万吨,减少2.3%。其中,海水...

详细>>

湖南常德鼎城区5月底前全面退出珍珠养殖

记者日前从鼎城区珍珠退养、畜禽养殖、矮围拆除工作调度会上获悉,今年5月底前,该区珍珠养殖全面退出,目前还...

详细>>

病害+低价 养殖户苦不堪言 罗非鱼养殖出路何在

在今年下半年,罗非鱼这条关系众多养殖户生计的鱼可谓命途多舛。刚刚遭受了链球菌的摧残,罗非鱼塘口收购价格...

详细>>